深度直播 吹尽狂沙始到金——做深度投资,不浅视投机

首页 > 深度直播 > 往期录播

赫桥直播第十五期:“妖”镍筑底之路,还要走多远?

时间:2017-06-12|作者:范润泽(北京安泰科信息开发有限公司)|来源:赫桥智库|阅读量:

本文为“赫桥直播第十五期:“妖”镍筑底之路,还要走多远?”文字纪要及直播回放,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下午好!我想从镍市场的供需来看看最近这个镍市场有一些什么特点。

首先来看看价格,镍价波动非常大。

在07年镍价创出了51800美金的一个高点,此后总体处于一个长周期下降的通道。中间虽然也有一些阶段性的反弹,但是下跌的趋势没有什么变化。

2014年因为有一个印尼禁矿的政策,当时镍价有一个反弹,在不到2万2。然后从2014年到现在持续单边下行,到16年2月份,最低探到了7550美元每吨,也创下了13年以来的一个新低。

这样来看,其实目前镍价处于一个历史的长周期的底部。

供需情况,我们看一下镍的资源,其实镍的资源在全球来讲,储量还是比较丰富。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2016年全球镍资源的储量是7800万吨,红土镍矿占60%,硫化镍矿40%。其实这个资源储量还相对比较丰富。

但是这几年,因为镍行业的快速发展,一些高品位的矿,被开发的很多,其实这几年镍矿品位在逐年下降。

有数据显示,15年新喀里多尼亚红土镍矿的平均品位是2%,比十年前,也就是2005年的2.4%下降了0.4个百分点。菲律宾的红土镍矿,15年的平均品位大概是1.8%,也比2009年2.1%下降了0.3个百分点。像硫化镍矿,15年全球镍矿的镍含量平均是1%,也比20多年前,1992年的1.4%下降了0.4个百分点。

我们从这张图也可以看到,红土镍矿基本分布在赤道两边,像印尼,菲律宾,包括澳大利亚和巴西、古巴这些国家,这个红土镍矿的储量是比较大的。

硫化这一块,有几大成矿带,一个是加拿大的萨德伯里地区,这一块的硫化镍矿的资源是非常好的,另外一个是俄罗斯诺里尔斯克这一块,它的资源也比较好,全球第三个硫化镍矿的成矿带就是在中国的甘肃的金川这一块,硫化镍的储量也比较大。另外像澳大利亚,包括巴西,还有非洲有一些地方,有一些硫化镍矿的储量。


这个表是我们列的最近这几年,全球前十大镍企业的产量。2016年全球镍的产量的数据是198.4万吨,同比增加了0.5%。这前十大企业的产量占到全球总产量的67%。其实这个集中度也还是蛮高的。

在NPI快速发展以前,全球前十大企业产量占到全球总产量的比例,比67%还要高。后来因为NPI产量的快速发展,稀释了这个份额。

2016年下半年的镍价重心是逐渐上移,从基本面上看主要是全球镍供给增速放缓,需求超预期增加,需求超过供给出现的缺口导致的。另外去年因为菲律宾的矿业环保政策也起到了一定的推波助澜的作用。

全球镍的产品的种类其实还挺多的,在07年以前,全球镍产品主要是以电解镍和镍铁为主。后面随着中国含镍生铁的快速发展,维持了几十年之久的全球镍产品种类的格局被打破。中国NPI成为全球镍产品的主要品种。

我们统计的数据,16年全球原生镍中,总产量中有36%是镍板,18%是中国的NPI,4%是印尼的NPI,21%是进口的镍铁,11%是镍豆,剩下的10%包括了像一些镍的盐类产品,还有通用镍,氧化镍这些产品。这些总产量中,LME可交割的品牌就是镍板和镍豆,产量占到了50%。

全球镍消费来看,去年全球镍的消费量是203万吨,同比增长了8%,这个消费增速是基本金属里面最快的。

这203万吨里面不锈钢的消费占到了138万吨,所以说不锈钢这一块还是全球镍消费的一个最大头。另外像非不锈钢领域去年全球镍的消费也是保持一个增长态势。尤其是航空航天,就是飞机发动机,叶片制造,还有电池。

16年全球非不锈钢领域的镍的消费量为65万吨。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我们预计未来随着电池行业用镍的快速增长,到2025年全球不锈钢行业用镍占比将下降至62%,点球行业用镍将增加至10%,虽然电池行业增速比较快,但是不锈钢行业未来几年仍然是镍的消费主体。但是增速里面电池行业可能是最快的。

去年全球镍的供需方面,是近六年以来首次出现供应缺口,供应短缺将近5万吨,而2015年供应还过剩9万吨。

我们对2017年的判断,就是镍的产量还得回升,主要是中国在印尼投资的NPI项目逐渐达产。预计2017年印尼这一块NPI项目,新增的镍金属量供应应该在10万吨以上。所以我们对2017年全球的供需判断,可能要重新回到一个过剩的局面。但是过剩的量可能不会太大,也就是一万吨到两万吨左右,可能处于一个紧平衡的状态。

中国的镍产量,因为镍价这几年持续走低,中国的镍产量也是在降低的。2016年中国原生镍的产量大概是60万吨,同比减少了2%。这60万吨里面块NPI占到了一个绝对的大头,产量是37.5万吨。电解镍是17.3万吨,另外还有像通用镍,镍盐的一些产量。我们判断2017年中国的原生镍产量是56万吨,比2016年是减少了6%。

下面来看看中国电解镍的情况,因为镍价持续走低,目前国内在产的电解镍企业已经非常少了,像吉恩镍业也已经停产了,目前国内在产电解镍企业为金川集团、吉恩镍业、新鑫矿业、广西银亿和天津茂联这5家,前面三家有自己的自有矿山,后面两家原料完全外购。

去年中国的电解镍产量大概是17.3万吨,同比减少10%。我们从表上可以看到,去年的减量主要是在金川,金川15年是有15.3万吨的镍产,14年是14.3万吨,减少了将近1万吨。其他其实没有太大的变化。

我们对2017年中国电解镍产量判断还将继续减少,减少到15万吨左右,比16年减少2万多吨,这个减少的量也还是在金川这一块。金川可能2017年的镍产量应该在12万吨左右。

然后中国的NPI也是,去年NPI是37.5万吨,同比减少了2.6%。但是这个产量的减少幅度比2016年年初大家预计的都要少,这个减幅不及预期。主要原因可能还是,一,部分隐性的镍矿库存在2016年被消耗掉了,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有一些NPI企业采用添加镍板,包括硫化镍矿还有一些氢氧化镍中间品来作为原料生产镍铁,以提高镍铁的品位。

像今年一季度,中国块NPI产量已经是超过十万吨了,一季度其实产量没有明显的下降。但是进入二季度以后,随着镍价的再次下跌,国内NPI企业亏损明显加剧。辽宁、内蒙那边一些中小型镍铁企业,基本上是大面积停产的状况,一些大型企业镍铁企业也开始减产。

所以我们觉得二季度镍铁产量会有一个明显的减少。二季度的产量应该到不了9万吨,可能比一季度有一个明显的减少。

这个是NPI在产企业的分布情况,从地区来看,江苏仍然是我国NPI产量最大的一个省份,占到总产量的23%。


从这张地图可以看到,NPI企业基本上分布在东部沿海的这些地方。另外还有一部分分布在内蒙。我们NPI企业分布基本上在东部沿海这个地方考虑到物流的成本。然后内蒙那边,因为它有电力的优势,所以也适合NPI企业的生存。

中国镍消费,去年中国镍消费增长是非常明显的,去年同比增加了11%,消费量是108万吨,主要还是受到不锈钢的需求旺盛带动。

这108万吨里面,不锈钢行业是92万吨,占比85%。电镀行业是将近6.4万吨,占比是6%。另外还有一些合金铸造、电池等一些行业。

我们对2017年的判断就是2017年中国镍的需求还将保持一定的增长。但是由于2017年并没有新的不锈钢产能投产,所以我们觉得2017年中国镍的需求的增速将远远不及2016年,增速可能降到5%,消费量大概是113万吨的水平。

这是中国的一个不锈钢产量的一个图,2016我国不锈钢产量为2433万吨,同比增长13%,在中国不锈钢系列中,以铬镍钢(300系)为主,2016年产量为1236万吨,占50%;铬锰钢(200系)735万吨,占32%;铬钢(400系)461万吨,占18%。


其实我们从这张图可以看出,这些年不锈钢系别的变化并不是非常明显。这几年跟前几年的变化就是300系的比例在提高的。其实不锈钢的200系,300系,400系也好,它每个钢种都有一个特定的消费领域。但是总体上来看,随着镍价的回落,这个不含镍的400系的产量已经呈现了回落的趋势。因为镍价便宜了,所以大家生产流动性更好的300系的积极性还是更高一些。


这个是中国这几年的不锈钢产量前10企业,其实我们可以看出来这几年产量增加比较明显的就是青山、太钢,包括北海诚德,而其他这些企业产量都保持比较稳定。还有一些还减少了,像宝钢、金广这些产量还有所减少的。

所以其实中国300系不锈钢的产业集中度也是非常高,前三家掌握了50%的300的粗钢,前五家有66%,前十家更是达到了88%。

去年中国不锈钢行业总镍的消耗的金属量是111万吨,这里面原生镍是92万吨,还有剩下应该是一些非不锈钢领域的再生镍。随着中国NPI产量的下降,中国NPI在不锈钢这个含镍的消费的占比有明显的下降的。

从14年占50%降到了16年也只有34%。但是其他的包括像印尼NPI,因为随着中国在隐匿NPI的产能逐步投产,印尼拉回来NPI的数量越来越多,所以印尼的NPI占比增加到7%,两者加起来有41%,所以NPI还是在不锈钢行业里面消费还是一个大头。

前面提到电池行业镍的消费,因为最近这几年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其实大家对镍在三元电池里面的用量很关注,到底新能源汽车发展对镍的消费有多大的拉动。

其实从14年起,锂离子电池,三元材料已经成为电池行业第一大用镍的领域。我们觉得电池行业,我们总体对电池行业用镍的情况有一个概括,电池行业用镍,未来几年是改变不了镍的总体的消费结构,但是它肯定是镍消费领域里面增速最快的。

像2016年电池行业镍的消费量3700吨左右,但是这里面还有很多是用废料做的,我们除去这一万吨废料里面来的,真正消耗的原生镍也就是两万五六千吨。就算未来电动车的快速发展拉动镍的消费量翻倍,也就是达到一个五万吨、六万吨的水平。所以整体来讲,还是难有对镍价有很大的刺激。

对中国镍市场未来的预测,因为镍价包括环保的原因,未来产量还将逐年下降,而电解镍的价格也是呈现一个小幅下降的趋势。

我们预计如果菲律宾矿业政策保持稳定的话,到2020年中国的含镍生铁产品要降到30-32万吨这么一个水平,而且产量继续向一些大企业集中,一些中小企业会慢慢退出这个市场。

电解镍的产量未来可能维持在15万的这个水平。镍的盐类产量,未来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可能有一个增加,从现在的2-3万吨增加到5万吨左右。所以到2020年我国原生镍的产量基本维持在55万吨上下,产量未来几年有一个相对平稳的状态。

消费这一块,未来随着我国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产业结构的升级,中国不锈钢产量还将继续保持增长,增速肯定会放缓。到2020年中国的镍消费量,我们预计达到125万吨,在全球来讲,占据主导的一个地位。

所以说到2020年我国镍的供应缺口应该有将近70万吨的缺口,需要大量进口的镍产品来弥补。中国的需求还仍将是推动全球镍行业发展的一个最主要的动力。

我们再来看看进出口的数据,菲律宾去年环保,包括印尼去年也没有放开镍矿出口,所以大家当时担心国内的镍矿供应出现问题。

但是从去年的海关数据来看,去年中国镍矿进口量比预期的少很多,同比减少9%。菲律宾这一块同比减少11%,但是年初预计减少都是在20%以上。

另外还有一个变化就是大家当时担心矿不够,国内企业也想了很多办法,包括从新喀、危地马拉这些比较远的地方买了一些红土镍矿回来。另外像去年中国从危地马拉和新喀进口的镍矿数量是61万吨,2015年则没有从这两个国家进口镍矿。还有一些NPI厂开始买硫化镍精矿生产镍铁,提高镍铁的品位。

我们也看了一下这个数据,2015年光NPI企业进口的硫化镍精矿数量就是17.2万吨。比2015年翻了2倍多。所以这时候来看中国镍矿的进口已经慢慢呈现一个多元化,不再单单的依赖菲律宾或者印尼。

去年还有一个就是在镍矿进口量同比下滑的背景下,国内企业也只能消化港口的镍矿库存,去年的镍矿库存也是出现了持续下滑,而且屡创历史新低。

现在来讲,中国港口的镍矿的库存基本上维持在一千万吨上下的水平。其实这里面有很多矿可能都是一些以前的高价矿,根本用不了的,到底有多少能用的现在也说不清楚。

还有就是电解镍的进口,15年上期所镍的期货上了以后,中国电解镍的进口是出现了一个大幅度的增加。像15年中国进口电解镍的量是29万吨,同比增加了125%。其中进口俄镍是19.4万吨,占到总进口量的66%。去年16年电解镍进口量是36.3万吨,同比增加24%。从俄罗斯进口是22.8万吨。

也就是说俄镍一年的产量就将近30万吨。我们看俄镍出口到中国来的量就是22.8万吨,所以俄镍生产百分之七八十的镍板都是出口到中国这类市场。

13、14年中国从俄镍进口的数量基本上维持在六七万的水平,从15、16年有一个明显的大幅度的增长。而从其他的国家,包括南非、日本,加拿大这些地方,进口的量相对比较稳定的。

17年中国电解镍的量肯定比16、15年有一个明显的减少。因为进口窗口也一直没有打开,包括17年还没有国储的收储的需求。16年进口36.3万吨,还有七八万吨是给国储收储进来的。

对于印尼这一块,印尼已经有条件的放开了镍矿出口,而且现在印尼第一船货于5月1号抵达连云港了,后续也慢慢的有一些货在装船,有的已经到达港口的托运。

印尼这些镍矿,有很多货还在海上漂着,镍矿的价格已经降了不少了,镍矿价格这么低的话,未来印尼的出矿的积极性还有多高,现在不好说。现在印尼这个矿放开以后,从第一船开始,出来这些接货的贸易商就面临着一个亏损。

现在印尼这个货有出口批准的目前也就两家公司,一个是印尼的国有企业Antam,还有一个是中国振石集团。现在Antam获得的批准的出口量是270万吨,而振石集团是106万,总共是376万吨。现在Antam正在申请另外一笔出口配额,出口的额度,数量是370万吨。这370万吨可能如果批准下来有一部分还要出口到日本去。

印尼未来NPI的产量情况,因为现在NPI这一块大家都把目标从中国转移到印尼去了,印尼的NPI的量是会越来越大的。16年印尼的NPI的产量大概在10万吨,2017年估计在21万吨,比16年增加11万吨。

我们预测到18、19年印尼的NPI的量是会越来越高的。到2020年可能印尼NPI的产品跟中国NPI产量基本上可以相当的。而中国和印尼加起来应该是在60万吨的金属量的水平,中国和印尼各占一半,各自都是30万吨的水平。


这个是我们列的印尼现有的新增镍铁规划。这些项目按照计划如其投产的话,将释放一个巨大的产能。即使扣掉一半的水分,预计未来1-3年印尼镍铁的投产将对市场形成一个比较大的冲击。


这是中国企业有意向在印尼投资建厂的分布图,不过这里面很多一部分仅仅是停留在意向中,真正有动作的也就是前面列的这些企业。

我们对印尼的判断,印尼未来可能会成为一个重要的NPI和不锈钢的生产基地。这个NPI包括不锈钢这个产业向印尼转移,已经在发生了,暂时来看也是不可逆转的一个趋势。

其实包括15、16年印尼的产能释放有限,但是17、18年,包括19年,将是印尼镍铁产能释放的一个集中期。可能也是全球镍市场供应最大的一个变量,就看印尼未来几年产能释放的到底有多快。

我们对镍价未来的判断,在供应仍保持增长的背景下,镍价想要从弱到强需要一个下游消费的支撑,现在从不锈钢这一块来看,不锈钢暂时还难有好转的迹象。不锈钢的价格恐怕还将继续走低,因此在不锈钢需求增长乏力的情况之下,镍价的筑底之路还需要一些时间。

而且我们能看见,现在全球并不缺镍的供应,缺的就是拉动镍消费的新的增长点。这个增长点大家都寄希望于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但是我们前面提到,新能源汽车发展实际上不可能拉动镍的消费,但你要让它支撑镍的大幅上涨是不大可能的。

所以我们对于2017年镍价的判断就是,2017年镍价上涨的动力不足,现在不到9000美金的这么一个价格,肯定不是17年的底部,至于底部在哪个地方,可以探讨一下,反正8000-9000美金,肯定不是今年的底部。


赫桥智库,让财富更有深度!


分享至:
0

相关资讯 更多